• 欢迎访问:xxgp.net
  • 图片系列
    网友自拍
    高跟黑丝
    卡通动漫
    Gif动图
    小说系列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经验故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_炼药狮母亲的制药事故

    在这一座散发出微微花香的林间小屋中,装潢古朴的十字架古木门内,在
    设着各种药剂设备的房间里来回忙碌着的,第一眼所见,便是这个紧靠森林的小
    镇上,唯一的一位炼药师。

      毛茸茸的一对狮耳好似煤油灯中昏黄的火苗般来回跃动着,不放过任何一丝
    轻微的杂音;那对枣核形瞳孔的琥珀黄狮瞳来回巡视着每一瓶盛放着沸腾药剂的
    烧制用玻璃仪器,观察着滚涌溶液的状态;娇小而灵敏鼻子察觉着每一处可能的
    异常气息。直到一切大功告成,那一抹秀气的小嘴才带动着施以粉黛的樱唇微微
    翘起,这位处处透显着成熟风韵的狮族女性这才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

      「呼,淘气的小家伙,终于捉到你了。」她像是对待初生婴儿一般,轻柔地
    捧起收集好药物成品的玻璃罐,小心翼翼地将盖子扣好后,这才顾得上打理一番
    自己那秀丽的金色及腰长发。

      就这样,披散着一袭金发,又稍稍整了整自己黑夜色泽的哥特及膝连衣裙,
    这位优雅的炼药师这才吟诵着十四行诗,踏着一对高跟长靴离开了自己的炼药小
    屋。

      头顶淡紫色礼帽上系扎的波浪花边随着稳健但又带了些许灵动的步伐微微飘
    扬,从裙下探出的狮尾也随着走路带起的微风来回摇晃着。就这样,踩踏着一路
    的春风,来到了热闹的林畔小镇上。

      包裹着一对蕾丝缀边紫色丝织长手套的双手将玻璃药罐轻轻递上前去,换来
    的是药店老板满是欣喜的笑容,以及满是银币的一个布袋。

      「真有你的呀,莉娅夫人,我没想到真的能提炼出来呢,真的很有用啊,太
    感谢啦。」

      「啊啦,有用就好,我也是翻阅一本古书的时候意外看到的方法呢。」

      「夫人真是广识博闻,不过,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辛苦吧?」老板脸上的笑
    容许久未消去,目光却是慢慢移到了她端庄贤淑的脸庞上。

      「啊,也还好呢,苏西亚他呀,已经可以担起一部分炼药的职责了呢。」莉
    娅颔首微笑着应道,却是恰好避开了老板的话题指向。「那没有什麽事情的话,
    我就先行告退了,有什麽需求的话再行联系吧。」这位风韵十足的狮子少妇稍稍
    欠身行礼,随后将钱袋系在腰间,缓步走出了这间药房。

      「嘶……啊,真是美妙的女人。」老板托着下巴狠狠吸了一下口水,望着逐
    渐远去的窈窕背影时,目光也变得愈发贪婪起来。

      毫无疑问,这位炼药师那颇具韵味的身姿,彬彬有礼的涵养与浑身上下散发
    出的一股独特的熟妇气质,已然刻印在小镇上诸多男人的脑海之中了。

      不过,这位狮子少妇虽是不乏追求者,但她总是用自己颇有教养的态度将之
    一一婉拒,与她熟识的小镇居民们不禁开始猜测她的种种私人事务,一些关于她
    与养子间不正当关系的流言也随之蔓延开来。不过,莉娅似乎并不在意,每当友
    人委婉地将这些流言表达出来时,她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端起托盘里的茶杯,
    轻轻抿一口咖啡,不再理会。

      当然了,这些流言并不会改变小镇居民们对她的敬意,出自这位炼药师之手
    的药物,治愈了很多外界看来根本是无法治好的疾病,在居民心目中树立起一座
    丰碑。同样,流言不会影响她与养子苏西亚之间的亲密,这位婴儿时便被丢在林
    间,最终由狮子少妇收养的孩子已然成长为一位茁壮的少年,开始接过这位狮母
    的炼药事业,为母亲承担起一些耗费体力的工作。

      今天是苏西亚的生日,莉娅打算好好为养子準备一桌宴席,为此,她早早就
    结束了林间小屋的炼药事务,在小镇四处寻觅着他喜欢的美食:北街上的熏制香
    肠与鹅肝酱;西北处烘焙小屋里的草莓蛋糕与可可豆粉;还有南面的风车磨坊中,
    用东方国度的古老技巧制作的豆制品,采集完这一些,莉娅才带着欣喜的笑容,
    计划着晚上烹制食材的方法,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苏西亚,我回来啦。」褪下高跟长靴,包裹在紫色裤袜中的小脚踏上泛着
    清香的檀木地板并没有发出什麽响动。「嗯?苏西亚~ 」莉娅又唤了一声,孩子
    并没有像往日那样飞奔下楼扑上来给自己脸颊送来一个亲吻,这让她感到了些许
    疑惑。

      「苏西亚,妈妈回来了哦,妈妈给你买了好吃的了呢。」她一边唤着,一边
    悄悄走上楼去,心中的疑惑也愈发加重,难道孩子跑出去玩没有回来?不对,他
    最爱的马靴还在鞋柜上放着,那是出了什麽事情?

      莉娅来到了孩子房间的门前,她打开门向里窥去,但随即花容大失,顾不得
    礼教便大叫起来。

      「呀啊!!苏…苏西亚?!怎麽会这样!!」

      手中的提包一下子摔落在地,莉娅连忙跑到儿子的床前,却看到自己的养子
    苏西亚俨然变成了一副小孩子的模样,早晨离家时还是少年的面孔,此刻却是一
    个不到十岁的孩童一般,正抱着一个空的试剂瓶轻声抽泣。而在一旁床头柜上,
    正摆放着几瓶明显是打开过的药罐。

      莉娅连忙上前查看,对家中摆放的种种药剂都烂熟于心的炼药师自是很轻易
    就辨识出了这些药物,「哎呀,这……怎麽会这样?苏西亚他,怎麽把这几种试
    剂混起来了呢!这,这该怎麽办?!」她焦急地自语道,这几种药剂的作用已然
    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但糟糕的是,她惊讶地意识到这是一种自己从来没有尝试过
    的配制组合,而这些可能产生的作用效果与作用的机理自己更是一概不知。

      「呜,妈…妈妈?」床上的小孩子忽然发出了叫声,莉娅连忙放下试剂罐,
    转身扑到床上,「在呢,孩子,孩子,妈妈在这,没什麽事吧,孩子,孩子?!」
    她急切地唤道,手掌不断地轻拍着他的后背,将他安抚下来。

      「苏西亚,我的孩子,你怎麽样了,刚刚发生了什麽啊?」

      「呜哇,妈妈,那个,那个瓶子里面的东西,好好喝,我…我还想要……」
    小苏西亚稚嫩的声音传出的同时,小手也在挥舞着攥握住的玻璃瓶。莉娅连忙接
    过来检查,她发现瓶中尚留存有些许亮蓝色的液体,连忙将其收入自己随身携带
    的小瓶中留待化验。

      「奇怪,这是……怎麽会这样,难道说,这几种药物混合后触发了什麽隐藏
    的魔法特性了吗?」她一边将小瓶收好,一边喃喃自语道。

      「呜哇,妈妈,妈妈,好胀,好痛,那里,那里……好不舒服哇!」怀中的
    小苏西亚突然哭叫起来,莉娅大惊失色,连忙又俯下身查看着孩子的状况,不过
    当解开那过于宽大的外套时,裤子上高高撑起的「帐篷」显然解释了苏西亚不舒
    适的原因。

      「呀啊……这,哦圣母在上,这,这是怎麽回事啊?!」这番情景一下子就
    在狮子母亲的俏脸上激起一片潮红,她连忙转过头去,但孩子的呻吟又令她不得
    不去直视那顶被撑起到夸张的「帐篷」。

      「呜哇,妈妈,那里胀的好痛啊,好……好想,呜……妈妈的身体,好香,
    妈妈这麽抱着,好舒服……」

      「这……这……天啊,怎麽会这个样子?!」莉娅一时间手足无措,慌乱地
    自语道,这位颇有涵养的少妇玩完没有料到自己的孩子竟然有了这样的想法,难
    道这也是药剂的效果?这疑惑在她心中愈发加重,但另一方面,又不能丢下孩子
    的欲望置之不理,心智尚未成熟,或者说已经退化的小苏西亚自是不可能知道如
    何去排解这些生理需求的,这种晦涩而难以启齿的事情,此刻只能由莉娅这位养
    母去完成。

      「哎呀,这……这可真是……糟糕透了。」莉娅无奈地自语道,她将小苏西
    亚轻轻放在柔软的床垫上,开始解开他的衬衣,并帮助他褪下裤子。

      「妈妈,妈妈,呜,好香啊,妈妈可以凑近些嘛?」稚嫩的嗓音说着奇怪的
    话语,而莉娅又不得不去满足自己一向宠爱有加的孩子,她将自己的一袭金发握
    住甩到身前,柔顺的秀发拂拭着男孩的脸庞,送去缕缕静谧的清香,小苏西亚贪
    婪地吸吮着,伸着头用小嘴亲吻,蹭拭着瀑布般披散下来的长发,突然又嚷嚷起
    来:「啊啊,妈妈,你太香了,下面,下面更疼啦!好,好胀啊,好难受啊妈妈!」

      「啊啊,孩子,孩子别怕,妈妈在,妈妈在呢。」莉娅连忙安抚道,可下身
    的膨胀只会让孩童的哭闹更加强烈,万般无奈之下,莉娅只得悄悄咬牙,伸手为
    他褪下了那一层衣裤。

      仿佛是被压缩许久的弹簧突然失去了压力一般,那硕大,粗长到夸张的阳物
    腾地一下弹出裤子,微微跃动着,随之而来的一股浓郁的雄性气息一下子就扑进
    了莉娅的鼻腔。

      「嗯唔,好重的味道。」这般唐突的情景和窜出的气味令平日里端庄而矜持
    的莉娅忍不住掩住口鼻,将头侧向一边。但很快,孩子的哭喊又让她不得不再次
    扭过头来,想方设法地安抚。

      「妈妈,妈妈!好难受啊,你快看看,快看看呀,呜呜,这个怎麽办啊呜呜。」

      「孩子,孩子别怕,苏西亚,苏西亚乖一点,妈妈这就帮你看看,乖,妈妈
    在这里,在这里呢。」来回抚摸着小苏西亚的头,莉娅狠了狠心,还是用另一只
    手试探着,握住了那根粗长的肉根。

      「呀啊,好烫,好大,怎麽会,这麽粗的……」莉娅在心里默默感叹,即使
    是隔着丝织长手套,那份炽热与跃动的活力依然传递到了她的手中。在稳了稳心
    神后,莉娅才稍稍定神,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拇指轻轻地抵住膨胀肉棒的根部,三根手指合拢,轻轻撸开包皮露出膨大的
    龟头,小苏西亚随即发出几声轻哼。拇指向上掠去,将那些已经泌出不少,填满
    了冠状沟的湿黏先走汁勾进手心。莉娅只觉得一股暖流顺着自己的手指向身体里
    扩散开来,一下子沖撞进脑海。如同春风吹开迎春花一般,自己这副沈寂许久的
    身躯仿佛也有什麽东西被唤醒了。

      「嗯呜……这,怎麽会这个样子啊,我在做什麽呀,我在给……我的孩子,
    不,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莉娅的思绪格外混乱,她万万没有想到触发的药物
    魔法竟是这样的效果,偏偏是在把一个人变成天真无邪的孩子的同时,又极大地
    增幅了他的性欲。而遭遇到这一切的,又偏偏是自己的孩子。

      莉娅并非是一位性冷淡的女性,恰恰相反,狮族出身的她同样继承了这类大
    型猫科动物那旺盛到可怕的生理欲望。在少女时期的莉娅一旦陷入了发情期,甚
    至会跑到学校附近简陋的小酒馆里撕开自己的衣服,通过与陌生男人们的交合来
    满足的生理需求。

      那段疯狂的岁月在莉娅来到小镇后便被她封存在了心底,而自己那强烈的欲
    望也随着自己调配的一系列药物而得到了抑制,并把自己的精力全部倾注进药剂
    的炼制与抚养苏西亚之中。或许莉娅也曾对成长为青少年的苏西亚动过难以启齿
    的思绪,但对于完全是孩童状态的他,这位慈祥而端庄的母亲还是感到了万般羞
    耻。

      「啊啊,妈妈,妈妈……这样握着,好舒服呜……但是,还是好胀,妈妈,
    妈妈呜呜呜……」小苏西亚的再次哭喊又令莉娅焦急万分,手足无措的她只得俯
    下身子,试图通过亲吻孩子的额角安慰他。

      「孩子,孩子别怕,妈妈在这,妈妈会想办法,来妈妈亲一下,乖……嗯呜?!」

      莉娅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凑过去的时候,小苏西亚突然伸出手搂住了自
    己,将他的小嘴贴住自己的芳唇就是一番狂吻,狮子少妇只觉得小孩子那嫩嫩的
    小舌头窜进自己口中,毫无章法地疯狂搅弄着。她微微扭动下身体试图挣开,却
    又惊讶地发现孩子的双手把自己脖颈死死箍住,在这样几乎窒息的亲吻下,莉娅
    也不自觉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终于,在她感觉到手心里爆开一团灼热的浓浆之时,小苏西亚的身体猛地一
    颤,便也松开了她的芳唇,差点被亲吻到昏厥的莉娅这才得以呼出一口气,却也
    身子一软,躺倒在孩子身边。

      「哦哦,妈妈,妈妈好厉害,尿,尿的好舒服,不过妈妈,妈妈的嘴巴也好
    香,想亲妈妈的小嘴巴,也…也好想亲妈妈的……呜呜……亲妈妈的奶奶!」小
    苏西亚似乎并没有得到满足,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麽样的事情,只是仿佛遵
    循本能一般,双手攀上了养母的身体,三两下便解开了领口的纽扣,顺着探进她
    的衣装摸索起来。

      「啊呀,苏西亚,孩子,你这是干什麽啊?!」莉娅尚未甩掉手上黏连的大
    片浓厚白浊,又不得不应对孩子的两只小手在身体中的游走,惊慌间却又感受到
    了一丝丝快感不断涌入大脑,一时竟令身体无法做出过多的抗拒。

      「呼唔,妈妈,妈妈的奶奶,好舒服啊啊……好想握住,哦哦,太舒服了,
    妈妈,妈妈,我想喝奶,嗯呜,下面,下面又胀的好痛啊!」

      「嗯呜……孩子,不要这样子啊……」丰盈的双乳被两只小手握住,来回把
    玩产生的快感令莉娅瘫在苏西亚身边无法动弹,她羞愧地试图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却忘记了手上还沾着苏西亚的精液,满手湿黏的白浊一下子贴住了脸蛋,散发出
    的浓厚气息一下子被鼻腔吸了个饱。

      「唔……」这气息一下子就激起了莉娅心底沈睡已久的欲望,脑海里再度浮
    现出自己被男人们的肉棒所包围,浑身淋满精液的模样。

      「唔呀?!孩子……苏西亚你在干什麽啊!」回过神来时,莉娅却是惊讶地
    发现养子已然把脸贴上了自己裸露的乳房上,张口含住一边乳首吸吮起来。她试
    图伸手拨开他的头,却被阵阵快感沖撞得动弹不得,莉娅在愈发恍惚的意识里只
    觉得自己的下身一股暖流涌出,很快,在那条古朴的紫黑色连衣长裙下,两条白
    丝长筒袜之间的内裤已然泌出了一股湿黏的淫蜜。

      「唔,滋唔,嗯呜,妈妈,妈妈的奶,好好喝,妈妈身上,好,好香啊。」
    小苏西亚的动作更加大胆了些,身体一抽一抽地,显然是在模仿着一种不可描述
    的肢体举动。莉娅看着孩子的动作心急如焚,一个孩子做出这般下流的举动无疑
    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但另一方面,她心底的欲望又在刺激着她去追求着这样禁忌
    般的快感。

      「呜呜,妈妈,那里,那里又涨起来了,好痛,好难受啊妈妈,能不能,能
    不能像刚才那样,让我,让我尿一下,就尿一下啊妈妈,呜呜,好难受,好难受
    啊!」

      「啊……苏西亚,孩子,孩子乖啊,这,妈妈会想办法,别哭了,别哭了啊。」
    莉娅对于孩子的痛苦感到一阵揪心而焦急,自己的内心也在加剧着借助那根粗大
    肉棒满足自己的想法。理智的劝解与身体的本能在脑海中交织,翻搅,争斗着,
    最终后者很快占据了上风。

      「帮孩子排解他的疾病而已,对,就是这样,是在帮孩子治病,先解决苏西
    亚的痛苦,然后赶快把他治好就没有问题了。」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愈发地清晰
    起来,莉娅很是定了定神,最终下定了决心。

      「苏西亚,孩子,好孩子,妈妈这就帮你。」莉娅柔声说道,一边伸出手遮
    住小苏西亚的眼睛,另一边则俯下身子,檀口微张,将那个硕大的阳物包裹住。

      「啊啊,妈妈,妈妈你在干什麽啊妈妈,为什麽遮住……我都看不见了…
    …啊啊……啊啊妈妈,好舒服,妈妈这……这感觉是什麽啊,妈妈,好温暖,好
    ……好舒服啊~ 」

      「嗯呜……咕呜……咕……呜?!」莉娅勉强扩大自己的上下颌包住小苏西
    亚的硕大肉棒,一股微妙的感觉开始由心底所滋生,蔓延。【什麽呀,为什麽
    ……我居然在给我的孩子口交?!不,我为什麽要这麽做,但是……啊啊,这个
    味道,好熟悉,好怀念呃……】浓郁的雄性气息随着舌尖每一次掠起马眼处泌出
    的鹹腥先走汁而在她口中蔓延开来,即使还在依靠最后的理智在劝诫,莉娅的身
    体却是不禁陶醉起来,舌尖上的软肉倒刺也微微翘起,刮擦着马眼周围的敏感带。

      「呜啊,妈妈,这是什麽啊妈妈……好温暖,好湿润,有什麽东西,在扎那
    里,唔唔,麻酥酥的,好舒服啊……」苏西亚扭着头想要挣开母亲搭在眼前的手
    掌,被遮住的眼睛却是增强了他其它的感官。渐渐地,他能察觉到「滋溜滋溜」
    的吸吮声和莉娅的支吾闷哼,一双小手在自己胯下摸索着,却是触碰到了一头浓
    密柔软的发丝,和一对毛茸茸的狮耳。

      「欸欸?!这,这是妈妈的头发?妈妈,妈妈你在我那里干什麽啊,呜…
    …好舒服,妈妈,你在吃……在吃我的?啊啊啊……妈妈,好舒服哇,好,好想
    尿尿,那种,那种感觉又来啦!」

      似乎是强烈快感导致的下意识动作,苏西亚的小手拂过母亲的脸庞,摸索到
    了后脑,意外地爆发出巨大的力气,将莉娅死死摁在自己的胯下。粗长的肉棒直
    直穿过她的口腔,在喉咙处迸射出大片大片的精液,直至占满了她的嘴巴,又从
    接缝中满溢而出。

      「呜……呜咕,咕呜,呜噗,咕咳咳……咳咳咳……」被迫吞下了大股浊白
    的精液,莉娅呛咳了好半天。看着被自己弄得面容一塌糊涂的母亲,小苏西亚的
    脸上露出愧疚的神情,但那份彻骨的绝顶快感却是已然难以忘怀。

      「呜,妈妈,还想,还想妈妈……帮我……」小手拽住莉娅的衣领不肯松开,
    稚嫩的嗓音呼唤着,声声揪紧这位狮子母亲的心。

      「好了好了,苏西亚,乖,妈妈先给你做晚餐好不好?」莉娅俯下身,伸手
    轻拍着小苏西亚的后背,却是悄悄施加魔法,把一点药粉吹拂进孩子的鼻腔。

      「呜,妈妈不要嘛,我想要妈妈,我喜欢妈妈,我不想离开妈妈的身边,一
    刻也不行呣呜……啊,妈妈,好困呀,要妈妈,抱着睡呜……」孩子大吵大嚷的
    动静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逐渐均匀的呼吸。

      莉娅看着药粉起了效果,这才抽出身子离开了苏西亚的房间,方才对小孩子
    的一番举动仍然让她神情恍惚,燥热不已。吞下肚的滚烫浓精在胃袋里晃动,滋
    生出一种奇妙的燥热感直抵大脑。

      「呜……为什麽,会这样子……我居然,啊呀,这样……这样……」她揉弄
    着头发自语道,痛苦的神情在她俊美的脸上蔓延开来。莉娅看着手头的样品,又
    放下等待烹制的食材,来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化验。可惜她此刻的精神实在难以
    集中,几次因为心神不宁而量错了药物,内心的烦躁与那种奇妙的欲望也随着自
    己的频频失误而愈发强烈。

      又一次失手打翻了药罐,望着药剂在笔记本的纸张上蔓延开来,把承载着几
    种药物作用和魔法特性信息的字迹一并抹消,莉娅无奈地长舒出一口气,「唉,
    我……果然,还是先休息吧……」

      在柔软的天鹅绒垫子上躺好,莉娅却是依旧辗转反侧,与自己养子之间发生
    的这种事情令她思绪紊乱难以入眠,丰韵的身体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是始终难以得
    以安稳。莉娅又纠结了许久,终于起身取来先前施加给孩子的药粉送入口中沖服,
    这才躺倒在床上,沈沈睡去。

      「呼,妈妈,妈妈~ 」

      半睡半醒间似乎听到了养子的呼唤,混着一缕凉嗖嗖的风打破了沈睡的意识。
    莉娅轻轻擡起沈重的眼皮,扭动一下昏昏沈沈的头。

      「唔……啊,孩子?你怎麽……啊?!苏西亚?!我……怎麽,这是怎麽回
    事?!」直到挣扎着试图起身时,莉娅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绳索绑在了
    床的四角,动弹不得,她连忙撑起头,却看到被绑在床上的自己已然是衣襟大开,
    那对豪乳完整地展现在了儿子的面前,裙子也不翼而飞,身上仅剩下了那两只白
    丝长袜。

      「妈妈,妈妈,好喜欢,妈妈……」苏西亚浑身赤裸着,扑倒在自己身上正
    来回蹭拭,莉娅已然能感受到那根硬物正抵在自己的小腹上,来回摩擦着自己的
    肌肤,她连忙扭动身体挣扎着,但此时的苏西亚却格外有力,小小的身躯压在莉
    娅丰腴的肉体上,竟又带来一股莫名的快感涌入她的大脑,令她不禁加重了喘息。

      「苏西亚,苏西亚……你,你这是干什麽啊?快,快放开妈妈……」莉娅竭
    力平複了下心情,她被孩子的这番举动吓得不轻。

      「妈妈,我……我醒了之后没有看到妈妈,我就,我就到这里来了。我不想
    妈妈离开我,所以,所以才绑住妈妈的,我……我好喜欢妈妈,我想一直这样趴
    在妈妈怀里……呼,好舒服,妈妈的身体,好香啊。」

      「呜啊,苏西亚,听话,听话,快放开,快放开妈妈啊……唔……不要这样
    子……呜!」

      带着颤音的哀求声被再度亲吻上来的养子堵在了喉咙之中,小苏西亚在狮子
    母亲湿润的口腔里肆意搅弄着,两只小手则攀上了她那一对高耸的乳肉来回揉捏。

      「妈妈,妈妈的奶奶,好软,好舒服,嗯呜,妈妈,有奶呢,想喝!」小苏
    西亚把脸埋在莉娅的金色秀发之中,吸吮着母亲的芳香,而察觉到来自双乳的湿
    润后,又兴奋地将小脸紧贴住那一圈嫩粉色的乳晕,小嘴含住乳首贪婪地吸吮起
    来。

      「啊啊……不要啊孩子,不要这样子,听,听话,放开,快放开妈妈好不好,
    呜啊!」莉娅在被捏住乳房的那一刻便因涌入脑海的快感而丧失了挣扎的力气,
    此刻的她只剩下了口中不断的哀求,而苏西亚并未理会母亲的话语,那些自己平
    日言听计从的言语此刻是如此的苍白无力。他就这样吸吮着,渐渐地,莉娅发觉
    顶在自己小腹上的那根肉棒正逐渐变得粗硬,也散发出阵阵炽热,这股火热的触
    感迅速转化成过电一般的酥麻,自脊椎奔向大脑,使得莉娅在惊慌间,竟也有了
    些许期待。

      「啊啊,妈妈,妈妈,那里,那里又…又胀的好痛啊……」小苏西亚猛地一
    挺身,就这样骑跨在母亲的胸口上。

      「妈妈,妈妈的奶奶这麽软的话,能不能……帮帮我……」

      「什麽?苏西亚,孩子,啊啊,你,你在说什麽啊!不要,不要,你的手,
    呜嗯……」莉娅惊恐地抖动着身体,却因为四肢都被绑缚着,也只能是毫无作用
    的挣扎。

      小苏西亚癡癡地张着嘴巴,小手不断在莉娅那两团丰盈的乳肉上面来回揉搓,
    挤压,把玩着,在手掌的按压下那两团白花花的丰乳变成了各种形状,而伴随着
    揉搓,阵阵快感更是不断涌入莉娅的脑海之中,一时间竟令她的指令,命令乃至
    呵斥都变得很是无力,更是无法吓住本就沈浸在肉体恋欲中的苏西亚,越是阻止,
    孩子手上的动作就愈发用力,而莉娅的抵抗也更显无力,阵阵含着香兰的喘息则
    也随着加剧。

      「哈啊,苏西亚……好孩子,你,你嗯呜,放过妈妈,放过妈妈好不好…
    …不要揉了啊呃……妈妈,妈妈现在好难受……」

      「妈妈,唔,我,我也好难受,妈妈的身上好香,妈妈的奶奶,揉着好舒服
    ……但是,我,唔妈妈,我现在涨的好痛,妈妈,妈妈求你了妈妈,帮帮我…
    …呜呜……」

      说着,那根粗硬火热的肉棒便凑上前来,不顾母亲的挣扎,小苏西亚就这样
    跨坐在母亲的胸前,膨胀的阳具抵住了莉娅那粉嫩的乳首,让这位熟母药剂师只
    觉得自己的乳尖传来阵阵滚烫炽热的感觉。

      「唔啊……苏西亚,孩子,别这样……嗯呜……」富有弹性的乳肉很快给肉
    棒传递去了阵阵舒爽,小家伙愈发地追求着这种包裹的感觉,肉棒在母亲的乳房
    里各种乱戳,把黏黏的先走汁涂抹到乳肉的各个部位。莉娅被这样戳着,身体不
    自觉地开始扭捏起来,仅存的羞耻与胸部的快感交织在脑海之中,并最终化为下
    体泌出的晶莹爱液。

      【不……呜呜,为什麽会这样,被我的孩子侵犯胸部……居然会兴奋,我,
    不是的,我不该是这样淫乱的女人,那是苏西亚,是我的孩子啊!!】莉娅面容
    痛苦地扭过头去,但始终无法抵挡来自胸口的阵阵快感,檀口随着孩子肉棒在乳
    房上的蹭拭而吐出阵阵香息,面色的绯红更是愈发浓郁。

      「呜……妈妈,妈妈的奶奶好舒服,被包住的感觉,好爽……」小苏西亚伸
    手握住自己的肉棒,龟头在乳头上捅着,将高耸的乳峰捅出火山一般的峰顶凹陷,
    似乎拼命要把乳首顶开,将肉棒插入母亲的乳头一样。这一阵刺激更是令莉娅感
    受到混杂着痛苦的一阵炽热快感,不自觉间竟弓起了身子。

      「啊啊……妈妈,妈妈,有什麽东西,我……我想尿尿了,啊啊忍不住了妈
    妈!!」苏西亚稚嫩的嗓音叫喊起来,而随即,一股浓精在莉娅的乳头上爆开,
    黏稠而滚烫的感觉很快洒在了她整只乳房之上,莉娅猛地一抖,迎合着这股热流,
    也泌出了一股股乳汁,与精液相混合着,沿乳头的边沿,似春天到来的雪峰融水
    一般,缓缓流淌而下。

      「呼……呼啊,妈妈的奶奶,真的好棒啊,好,好舒服,嗯呜,又胀了呢
    ……」

      「啊,哈啊,苏西亚,苏西亚听话,听话乖孩子,你放开妈妈,你放开妈妈
    的话,妈妈会帮你弄的,不要对妈妈这个样子好吗,乖孩子,听话啊。」

      「可,可妈妈的身体,太舒服了啊,真的,真的不想放开妈妈呢,啊啊,妈
    妈,我,我还想要妈妈的奶奶帮我揉!」小苏西亚或许并不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
    应该怎麽表达,他只是循着药物加于自己身上的本能,去继续亵渎着母亲的身体。

      「苏西亚!苏西亚不要,唔……唔嗯……不可以啊……」

      「妈妈,啊啊,妈妈帮我弄吧!」

      握着两团乳肉,将它们向中间收拢,那根依旧坚挺的肉棒已然横在莉娅的胸
    口上,尚沾有些许白浊的硕大阳物还在一蹦一跳的,仿佛在自己母亲的面前炫耀
    着什麽。

      「妈妈,妈妈的奶奶真的很舒服!啊啊,夹住了,好软,好温暖,鸡鸡…
    …真的好舒服啊妈妈!」

      「唔……啊,孩子,不要说那种话,快把它拿开……唔啊!」

      莉娅微微擡起头看着那个已然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的肉棒,不由得喉头一动,
    可就在这时,她又被孩子揪起头发,出于疼痛她张开口想要叫嚷,而那硕大的阳
    具就这样撞击她的口中。

      「妈妈,是之前用嘴帮我的对吧……那,好舒服,我,我还想要妈妈用嘴帮
    我!」

      「唔……唔啊,苏西亚,你放开妈妈……呜!」粗长的肉棍在两团高耸乳峰
    的挤压下来回抽动着,连带着头部的冠状物一次次顶开莉娅的芳唇,撬开玉齿,
    最终与她的香舌交织在一起,残留的精液和再一次溢出的先走汁在她的口腔中流
    淌开来,那鹹腥诡异的味道却是愈发激起熟母狮姬最深处的欲望。莉娅被肉柱的
    炽热刺激着乳房上敏感的神经,阵阵异样的快感更是让她意乱情迷,下身愈发的
    瘙痒湿润了起来,那对美丽的金色猫瞳也不由自主地向上翻去。

      「啊啊啊,妈妈,好舒服啊,好想,好想尿尿,啊啊妈妈,妈妈我要尿出来
    了,我要尿在妈妈的嘴里,啊啊!!」

      乳肉与口腔的双重服侍让苏西亚很快又一次到达了快感的临界,在膨胀性欲
    的作用下,他伸手攥住母亲的耳朵与头发,将肉棒穿过乳肉包裹着的Q弹乳穴,
    顶进温润的口腔中,爆出大片浓稠的白浊。

      「嗯……咕,呜噗,咕噗,咳咳,噗咳咳……」射精时的高潮快感令小苏西
    亚丢开母亲,抽搐着身体喷射出大股大股的精液,而莉娅连忙把头扭向一边呛咳
    起来,却也是被洒了满脸满胸的灼热白浊,这份炽热的感觉一瞬间也将她送上了
    高潮,覆盖着下身的白色内裤很快洇出了一大片水渍,沾着满脸精液的她一时间
    被羞辱和快感相交织着击碎了最后的意识,瘫软在旁呼出大口大口的香兰气息。

      「呼,……呼啊,孩子,可以了吧,快,快放开妈妈,好吗,乖孩子……」

      「呜……妈妈,妈妈的身体真的好舒服,这样扑在妈妈的怀里,好幸福…
    …」小苏西亚似乎也很累了,他就这样趴在莉娅怀里,脑袋在湿漉漉的双乳间来
    回擦碰着,半晌,属于孩子的那种带有甜蜜的均匀呼吸声传来,是熟睡的象征,
    感觉到疲累的他就这样趴在自己刚刚蹂躏一番的母亲胴体上,沈沈睡去了。

      「呼,这孩子……到底发生了什麽呢……」莉娅这才稳了稳心神,自语一句,
    她怜爱地看了一眼小苏西亚,为了不打扰孩子的睡眠,这位母亲便也没在尝试去
    解开绳索。

      「我难道真的,就要这样跟我的孩子……做这种事情吗……」她轻轻自语了
    一句,脸上已然是忧心忡忡。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紧紧相拥的一对母子身上,不知为何,作为被动方的熟母
    狮姬却是比自己的孩子更显出了十足的疲态,在苏西亚微微苏醒的时候,莉娅还
    沈浸在梦乡之中。

      「呼,妈妈的怀抱,真的好舒服啊。」又在莉娅怀里蹭了半天的苏西亚这才
    撑起身子,却又跟想到了什麽一样,凑到她的下身部位,索性扯掉了莉娅遮蔽私
    处的最后一层织物。

      「唔……妈妈的身体,跟我的,不太一样欸……」

      下身一阵激烈的刺激引得莉娅在声声喘息中微微挣开双眼,疲倦的身体在窥
    见身下的养子时却是打了一个激灵:「呀啊?!苏西亚,你……你在干嘛?!」

      「唔啊……」莉娅被苏西亚因好奇而探入自己小穴的手指所搅弄得一时乱了
    分寸,挣扎间又是一股快感似电流般从颈椎径直窜入脑海,将好不容易恢複起来
    的意识打了稀碎。

      「唔啊……苏西亚,好孩子,别动了,妈妈……好痒呃……」

      「啊啊,妈妈,妈妈很难受吗,唔……妈妈在哭吗,对不,对不起妈妈!但
    是,但是妈妈的身体好香,不想停下来呢!」

      「嗯呜……孩子,别,放过妈妈吧,唔……快,快停下……好痒……」

      「妈妈,妈妈!妈妈的声音,好好听……妈妈的身体,好香,呜……下面,
    下面又好痛啊!妈妈,妈妈帮帮我!」

      心底的燥热也随着欲火不断的翻涌而燃遍全身,终于,被肉欲压倒了理智的
    她支吾着哀求起来。

      「苏西亚……乖,把你的那个,放到妈妈的,洞洞里面来吧嗯啊……妈妈实
    在,受不了了……」

      「唔,妈妈?那,那个洞,就这麽进去,没有关系的吗?」

      「嗯啊,进来,就好……乖孩子,呜——啊——啊啊啊好大……怎麽会,嗯
    啊!」

      仿佛得到了最终许可一般,小苏西亚双手握着粗大到夸张的肉棒抵住穴口,
    布满黏液的龟头很轻易便挤开了狮族母亲那早已湿透了的阴唇,径直穿过层层膣
    肉组成的甬道,最终直抵在那最为敏感的花心之上。

      「呜!!」时隔多年再次被体味到的炽热快感彻底唤醒了莉娅那情欲的身体,
    带起一声绵长弥久的媚吟,只一瞬间,仿佛什麽被击碎了一般,莉娅完全陷入了
    一种迷乱之中。

      「啊啊好大,顶…顶进来了,顶到最里面了啊啊……孩子……好大唔啊…
    …被,被自己的儿子一插就要去了啊呃!」琼首歪向一旁,一对美丽的金瞳因失
    神而向上翻去,舌头不自觉地探出口,就连舌苔上的倒刺都因这彻骨的快感而高
    高翘起。

      「唔啊,妈妈,哦哦哦,里面,里面包裹着,好舒服,妈妈,妈妈我……我
    好喜欢妈妈啊啊啊啊!!」层层膣肉从全方位包裹住肉棒并将之缩紧,更是令小
    苏西亚的喝下去的药物效果翻倍。

      「妈妈,你的身体,好棒啊,好想,好想狠狠地玩弄妈妈的身体啊!」只见
    小苏西亚的瞳孔霎时张大并腾起一丝邪红,双手猛地箍住腰肢便如打桩机一般狠
    狠沖撞着莉娅的花心。

      「什麽?!唔噢噢噢噢啊啊啊啊……轻点呜啊啊啊……孩子,等下啊啊啊,
    不要……好痛,快放开妈妈啊啊啊!!可,可恶……这样子,又要去了啊啊啊!!」

      迅猛的抽插带动粗大的阳具一下又一下,狠狠砸在莉娅身体的最深处,引起
    毫无意识,纯粹在本能支配下的声声淫言浪语,熟母狮姬已然被这般粗暴的撞击
    引得高潮数次,床单上溅满了水渍,交合的耻间更是泛起咕叽咕叽的水声,伴着
    肉体碰撞的脆响与熟母口中的声声浪吟,勾勒成一曲淫乱的乐章,不断与小苏西
    亚身体里的淫欲魔法共鸣,进而使得他的身体愈发炽热,抽插母亲的肉棒也愈发
    胀大。

      「啊啊啊孩子……苏西亚,我的苏西亚……不要啊啊啊,好激烈,太激烈啦
    呜啊啊啊,孩子,孩子慢一点……呜啊啊啊,肏死妈妈了要……啊啊,妈妈,妈
    妈又要去了啊啊!!」

      又是一股阴精溅射到两人正激烈对撞的耻间,却如一盆倾倒在熊熊烈火上的
    煤油一般,顷刻间爆燃开来。

      「啊啊啊妈妈,妈妈!!我,我又要尿了!就在妈妈的身体里!!尿在妈妈
    的身体里啊啊啊!!!」随着一声爆喝,这宛若野兽般咆哮着的孩子在一阵迅猛
    的沖刺之后,狠狠砸在莉娅已然痉挛不止的身体上,粗长的肉棒伴着这一击更是
    直接顶进子宫中,随即迸射出大股大股的浓精。

      「呜啊啊啊啊啊!!进来了,进来了,儿子的,苏西亚的精液,就这样射到
    子宫里面了啊啊啊啊!!」伴随着一片片滚烫浓稠的白浊浇淋在子宫内壁上,莉
    娅也达到了最为顶致的一次高潮,神智与意识顷刻间被欲火焚烧成一片虚无,绝
    顶的快感之中,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就这样昏厥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莉娅意识到绳子已经被解开了。

      她晃了晃昏昏沈沈的头,却看到小苏西亚正躺在自己怀里,安稳而惬意地睡
    着,他的小手还攥着自己的胸。

      「这孩子……」莉娅温柔地笑了笑,轻拍着儿子的后背,这一番场景是那样
    的温馨,以至于若不是身体里隐隐约约的烫热和床单上洇出的大片水渍以及空气
    中弥漫着的淫靡气息,莉娅会真的以为那是一个糟糕的梦境。

      可惜,这不是梦,而她和自己的孩子之间,也再也回不到之前的模样了。

      「嗯……嗯啊……轻点孩子……嗯呜……啊啊……不要,啊……苏西亚,听
    话,慢一点啊……呜啊!真是的……不是教过你尿尿要拔出来嘛……」

      「呜……对不起,可是妈妈,妈妈的里面,太舒服了呜,忍不住,就……」

      每一天的清晨,午后,还有夜晚来临时,都变成了这样的情景,小苏西亚的
    性欲并未随着一次次连续不断的交欢显出疲乏,反倒是愈演愈烈。而身为养母的
    莉娅,只好以浓烈的母爱,将孩子最为狂热的追求悉数容纳。

      当然,与其说是泛滥的母性,还是莉娅的私心更为合适一些:日複一日与养
    子的交合令她早就放下了那份身为人母的乱伦耻辱与背德感,反而更是找回了昔
    日纵欲声色犬马一般的快活,也正是这种原因,莉娅迟迟没有考虑过解药的研究,
    即使走进自己的小药间,也会被紧跟而来的小苏西亚摁倒在自己的药架上,一番
    云雨之后,莉娅剩下来的意识和体力便只剩下抱着熟睡的苏西亚回到床上了。而
    第二天,自己肯定又会被来自胸前的吸吮感弄醒,再用自己的乳肉抚慰他初醒时
    那胀大的阴茎,亦或是干脆在孩子生疏但粗暴的抽插下,伴随着半睡半醒间的声
    声媚吟,被阵阵沖撞的快感所震醒。

      当莉娅真正下定决心改变自己和孩子这种荒淫无道一般的生活时,显然已经
    晚了。

      这一天,小苏西亚一如往常那样,在狼吞虎咽般席卷掉莉娅精心準备的饭菜
    后便直接将自己的狮姬母亲压倒在餐桌上一番肏弄,在母亲身体里狠狠迸射出阳
    精后便乖巧地缩在了莉娅怀中,捧着丰盈的一边胸部便开始吸吮。

      「哦哦,孩子,轻一点,乖……嗯,啊,好舒服……」莉娅一只手捧着,轻
    拍着轻拍着孩子的后背,另一只手则又握住他那再次膨大起来的肉茎开始套弄,
    按往日来看,小苏西亚会在接连两次的射精之后很快进入睡眠,也给她留下了一
    个短暂的休息时间。

      不久,一股浓稠的阳精伴着孩子的低吼在莉娅的手心里迸开,感受着苏西亚
    逐渐安稳下去的身体,莉娅这才缓缓撑起略感酸痛的身体,狮族的血统让她可以
    轻松承受这样高强度的性爱生活,但岁月还是消磨着她逐渐成熟,进而步入衰老
    的身躯。

      「唔……才一次就这麽累了吗,明明两天前还不要紧的。」把苏西亚轻轻放
    在座椅上,莉娅这才得以把精力回归到自己身上,望着右手上已然液化,黏连在
    手掌上与手指之间的浑浊精液,她感到眼前一阵迷离,望着即将滴落的,散发着
    淫糜气息的精液,昔日沈浸在淫糜气息中的感觉再一次自心底翻涌开来,她一时
    间竟想将手掌送到面前,用舌头把那些精液卷入口中。

      「不呃……太糟糕了,至少今天不行。」她甩了甩头,连忙接来一碗水刷洗
    掉浊液,进而向自己的药室走去。

      「呃……怎麽回事,为什麽我……」还没走到门口,莉娅便觉得一阵头晕目
    眩,紧接着一下子跌到在了药室的木门前。

      「呜……这是……苏西亚,是你?坏孩子,又想对妈妈做什麽啊……」再次
    醒来时莉娅发现自己的手脚又被拘束了起来,而这一次,她的身体是趴倒下来的,
    四肢依旧被捆在床的四角,但双膝则微微弯曲,从而把臀部和私处擡高,仿佛是
    刻意捆成这样一般,只为了向人展示自己最为私密的部位。莉娅的双眼则被一根
    布条遮住,完全无法窥见周围的情况。

      「唔,妈妈,是我啦,我……我想和妈妈在一起,做那种舒服的事情……」
    是小苏西亚那稚嫩的嗓音。倒也让莉娅稍稍安心了下来。

      (因涉嫌兽交桥段予以删减处理,可根据原文导向链接进入查看)

      「呼……妈妈,妈妈~ 」苏西亚看到这番情景,肉棒再一次高高翘起,他迫
    不及待地爬到母亲的身后,再一次将肉棒顶开狮姬母亲的甬道。

      「呜……啊啊孩子……肏死妈妈了……」莉娅迸发出淫靡的呻吟,诱惑着自
    己的孩子不断深入自己的身体……

      不久后,小镇上的人们惊讶地意识到,他们爱戴的那位狮族炼药师不知去向
    了,去探访的人们看到了近期免打扰的小牌子,便也没有想太多。

      有些人曾看到过一位小孩出入过那栋小屋,也有人听到屋内发出过一些异样
    的声音,但最终,人们也无法探知,其中到底出现了什麽问题。

      这一天,采购食材的小苏西亚从后门悄悄溜进了屋子,刚一进门,他便褪下
    自己的衣物。

      「妈妈,我回来了喔。」他喊道。

      与此同时,一个丰盈的身影爬了过来,自阴户不断滴落着淫液的莉娅来到小
    苏西亚的身边,伸手搂住了他的大腿,那根摇曳着的狮子尾巴先是调戏一般蹭了
    蹭养子的肉棒,紧接着又绕着他的手腕缠好。

      「妈妈,我……我又涨得,好难受了呢……」孩子把勃起的阴茎微微一偏,
    横亘在狮姬母亲的眼前,浓郁的雄性气息一瞬间攫住了她的心智,把靓丽的猫瞳
    变为心形。母狮子的一对乳肉此刻已是涨到了夸张的地步,而那绝美的小腹也看
    出了微微的凸起……

      「哈啊……啊……孩子,孩子?妈妈这就……帮你处理哦,哈……哈啊?」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炼药狮母亲的制药事故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

    热门观看永久发布:xxgp.net

    ㊖免费一级A毛片在线播放 ㊖一级毛片全部免费播放 ㊖可以免费观看的一级毛片 ㊖天堂v无码亚洲高_无码 ㊖亚洲成在人网站天堂 ㊖国产av天堂亚洲国产av在线 ㊖日本在线不卡免费AV网站 ㊖日本AV不卡在线播放 ㊖日本老熟妇无码色视频网站 ㊖欧美性色av性色在线观看 ㊖性av无码天堂 ㊖免费女人18毛片A级毛片视频 ㊖国内A级毛片免费观看 ㊖国产片av在线观看国语 ㊖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成视不卡 ㊖亚洲精品无码不卡在线观看 ㊖亚洲综合区图片小说区 ㊖香港经典a毛片免费观看 ㊖免费一级A一片在线播放 ㊖免费欧洲毛片a级视频 ㊖日本av在线观看无码不卡 ㊖中文有码无码人妻在线 ㊖超清无码av在线播放 ㊖日本av无码无卡免费 ㊖亚洲中文字幕aⅴ天堂 ㊖亚洲中文字幕永久在线 ㊖最新中文字幕av专区 ㊖亚洲色大成网站www ㊖亚洲愉拍自拍另类图片 ㊖亚洲爆乳成aV人在线视 ㊖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成视 ㊖A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 ㊖欧美日韩av无码在线 ㊖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日本无码一区二区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一区 ㊖国产在线视精品在亚洲 ㊖国产av国片精品 ㊖国产人在线成免费视频 ㊖亚洲AV手机在线观看不卡 ㊖天堂v无码亚洲高清无码 ㊖免费国产a国产片高清 ㊖曰本a级毛片无卡免费视频 ㊖在线观看亚洲av每日更新 ㊖岛国av无码免费无禁网站 ㊖无码中文av有码中文av ㊖亚洲成在人线av中文字幕 ㊖日本不卡高清免费中文av ㊖日本一本清av无码不卡 ㊖日本在高清av不卡 ㊖国产在热线精品视频99 ㊖一本大道香蕉中文在线视频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 ㊖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网站 ㊖亚洲av片不卡无码久久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久久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国产野外无码理论片在线观看 ㊖午夜片无码区在线观看